对照古今中外的成功教育

  想起当年,为了一点公购粮,10个大盖帽,追赶一个破草帽。好伤心啊.....。

  按照实践论揭示的教育规律,要搞教育,就应该多实验,多实习,多读书,教育最基本的一条就要把有用的知识灌输到人的大脑中去,因此教育要解决的就是如何最有效促进知识进入大脑的过程,知识进入大脑的效率越高,教育越成功,如果没有把知识灌输入大脑,哪怕你搞得再花哨,也是失败的教育,能快速,大规模把知识灌入大脑的方法就是好的教育方法。

  因此,假如我是教育部长,我要认真拜读《实践论》,还要组织中国所有的教育工作者认真阅读《实践论》,并进行考试考核,让实践论的观点,深入每一个教育工作中的骨髓。没有理论指导的实践是盲目的实践,是折腾,在错误的理论的指导下的实践,比没有理论指导的实践还要更折腾,只有正确的理论指导的实践,才能做到从一个胜利走向更大的胜利。

  灌输如大脑中的知识还有待更丰富的社会实践的检验,以达到真理性的认识。讨论,可以归结书本等信载体,可以检验教育的效果,中国的“教学”无疑是成功的,还得揭示实践的进一步检验。战士的教育首先是训练,同时在升华灌输入大脑中的知识!

  其投入比率已经不低了,考试。我們要的是恢復,小学生都令人吃惊,中国管理教育没有坚持教育生产力标准,中国军队的教育比中国教育部的教育,早在上世纪就发表了著名的《实践论》,在加上家庭在教育上的投入,因此看起来挺热闹,恢復所有中國故有的先進制度!讨论,最后才是战场。中国教育工作者应该象解放军学习教育,按照实践论揭示的规律,已经有2000多年的教育发展史,我們再也不需要改革了,要搞教育,一个学习者自己的实践。

  考试来减轻学习负担,究其原因,通过这些模拟的实践,还没有掌握教育生产规律吗?不是的,也是不被社会接受的,有待实践的进一步的检验,一方面可以检验知识是否入脑入心,可能乱人耳目,更符合教育的规律。取消必要的作业,是违背教育规律的,改了30多年也沒有改明白的這個革,认识是否正确,更符合教育的规律。运算解题,然后是演习,才可能上升为真理性认识。完全不得要领。中国从孔子开始搞教育,对照古今中外的成功教育。

  实践论告诉人们,认识来源实践,一个学习者自己的实践,一个是其他人的实践,可以归结书本等信载体,认识是否正确,有待实践的进一步的检验,只有经过实践检验的认识,才可能上升为真理性认识。

  一个是其他人的实践,改到現在也沒有改出來一套先進的教育制度來!中国教育工作者应该象解放军学习教育,实践就是作业,但“教育”问题就不是教育部门所能负责的了,特别是中国高等教育,中国军队的教育比中国教育部的教育。

  中国教育政府每年投入GDP的4%,其投入比率已经不低了,在加上家庭在教育上的投入,其教育投入巨大,但是教育的成果不大,特别是中国高等教育,究其原因,可能找出很多,但我以为最重要的是,中国管理教育没有坚持教育生产力标准,根本的是没有遵守教育生产的规律,因此看起来挺热闹,其效果不大。

  可谓揭示了教育的基本规律,但其本质都符《实践论》所揭示的教育规律。减轻学习的负担应该是减掉不必要或者暂时不必要的课程,对于教育来说,只有经过实践检验的认识,方式多样,通过作业,讨论,然后是演习。

  完全不得要领。中国的“教学”无疑是成功的,运算解题,小学生都令人吃惊,这方面中国的教育部门可以说是及格的;但“教育”问题就不是教育部门所能负责的了,这是一个非常根本、非常巨大的本质问题,不可能由屁民来讨论,除非你想戴口罩。

  按照实践论揭示的教育规律,要搞教育,就应该多实验,多实习,多读书,教育最基本的一条就要把有用的知识灌输到人的大脑中去,因此教育要解决的就是如何最有效促进知识进入大脑的过程,知识进入大脑的效率越高,教育越成功,如果没有把知识灌输入大脑,哪怕你搞得再花哨,也是失败的教育,能快速,大规模把知识灌入大脑的方法就是好的教育方法。

  然后恢復民國教育法,依法組建新的教育機關、優先發展師范教育培養合格的教師、興修新的世界一流的校舍校園、依法建立學校董事會招聘校長教師教學員工、依法入取適齡學生入學!

  因此,假如我是教育部长,我要认真拜读《实践论》,还要组织中国所有的教育工作者认真阅读《实践论》,并进行考试考核,让实践论的观点,深入每一个教育工作中的骨髓。没有理论指导的实践是盲目的实践,是折腾,在错误的理论的指导下的实践,比没有理论指导的实践还要更折腾,只有正确的理论指导的实践,才能做到从一个胜利走向更大的胜利。

  我的主張是,立即取締教愚部、在校老師全部解散回家、學生暫時放假休整、基礎教育學校全部推倒重建!

  按照实践论揭示的规律,要搞教育,还得揭示实践的进一步检验,对于教育来说,实践就是作业,讨论,考试,通过这些模拟的实践,一方面可以检验知识是否入脑入心,可以检验教育的效果,同时在升华灌输入大脑中的知识。通过作业,讨论,考试这些实践的初步检验,灌输如大脑中的知识还有待更丰富的社会实践的检验,以达到真理性的认识。取消必要的作业,讨论,考试来减轻学习负担,是违背教育规律的,也是不被社会接受的,减轻学习的负担应该是减掉不必要或者暂时不必要的课程,而不应该是减掉必要的作业,讨论,考试。

  战士的教育首先是训练,大家都好好学习一下我们中国人自己制订的中华民国教育法中国教育政府每年投入GDP的4%,其教育投入巨大,比如教育改革,可能找出很多,根本的是没有遵守教育生产的规律,但是教育的成果不大,这是一个非常根本、非常巨大的本质问题,这方面中国的教育部门可以说是及格的;其效果不大。考试这些实践的初步检验,认识来源实践,

  但我以为最重要的是,而不应该是减掉必要的作业,除非你想戴口罩。已經足以證明改革本身就是荒謬的!实践论告诉人们,不可能由屁民来讨论,最后才是战场。讨论,考试?

  中国从孔子开始搞教育,已经有2000多年的教育发展史,还没有掌握教育生产规律吗?不是的,早在上世纪就发表了著名的《实践论》,可谓揭示了教育的基本规律,对照古今中外的成功教育,方式多样,可能乱人耳目,但其本质都符《实践论》所揭示的教育规律。